另類

那天,突然驚醒,發現自己坐在咖啡廳裡,背景播放著薩爾薩音樂,眼前蘋果銀幕裡無聊的數據分析,旁邊置放著半公升比我臉還要大的咖啡和過酸的大黃蛋糕。

等一等,這,是我嗎?

不是我平時會選擇的,所以我質疑。
不是我平時喜愛的,所以不相信。

 然而,為何,竟然如此?

不至於身不由己,只是有時候,以為轉換一下口味,或是嘗試不一樣的選擇,
可能會發現,另類的可能。

就因為如此,好奇心作祟之下,丟失了時間,忘記了青春。

以為可以不斷的嘗試,而不願停留於最愛的選擇,執著的認為會永遠十八歲,所以也停留在,不斷嘗試不斷失望的循環之中。

有時候,是應該好好的享受,難得遇見的最愛。

何必一直尋找更愛的,而蹉跎了歲月?

所謂的另類,也可以是平白無奇的普通和簡單。

心,寬了嗎?

從負七度的北部,一路往東南直至攝氏三十七度的溫度,努力的深呼吸。
那迎面而來的潮濕,很明顯的,我再次的回家了。

自離開倫敦以後,到了離格林威治時間早了一個小時的地方,假裝以為,更靠近了。
但也只有離開過,才可以體會,回家的溫暖,回家的期待,回家的真實感覺。

找到了第二個家,習慣了簡單的生活,有了更明確的目標。這是,為何我更嚮往邁入三十歲的原因之一。那是我想像中的三十歲,更有自信的相信未來,它是什麼味道。

雖然多了白髮,多了因為壓力而去不掉的痘痘,多了責任與負擔。

魚說,一直在奔跑的我這人馬,好像已經不再冒險了,已經,慢下腳步了。

我恍然大悟,這樣的坦白,是一個知心的人,才擁有一箭射中的權利。

人馬點點頭,說,再奔跑,也需要安全的落腳處,有人陪看日出。

有些自由,不一定要四處奔跑。它,不再只是個形式,是個心態。
可以在繁忙時間,還可以有時間和愛人吃早餐;可以在忙碌之後,沿著河邊散步聊天看日落;或是喝杯咖啡,寫日記,讀愛看的書;聽九十年代的歌,寫著明信片;或是周末煮飯烤蛋糕。

還好怡保也出了明信片,不需要再到處奔波尋找了。支持Just Snap Photo

曾經太複雜,所以嚮往更簡單。很多人疑惑為何離開倫敦,我輕描淡寫的說,曾經擁有就好。就因為擁擠過,更能夠明白廣闊的輕鬆。

倫敦眼,碎片大廈或是櫻草花山,永遠是我最燦爛的記憶。那是充滿著夢想的地方,卻滿足不了我夢想的慾望。不是貪心,而是太複雜。

然而,那五年,我帶走了下午來杯茶的習慣,再忙,還是抽出時間,吃塊餅乾,聊聊天氣,隨心所欲,樂觀的時候相信一切會變好;無法樂觀的時候,就暗地裡有著最壞的打算,咬著牙皺著眉,閱讀著出現的情緒,等時間,讓它平撫。

那時候我還說,怎麼辦,二十五歲了。記得有人跟我說過,這年紀了,我沒房沒車,我什麼都沒有。就這麼一句,我重複了很多遍。不是記仇,而是提醒自己,我做的事,是為了我自己,別人看不到真的無所謂。因為每個人的定義不一,我要擁有的,不只是事物,也不需要,讓這些身外物,來決定我的成功與否。因為如此,我擁有了不多但非常知心的知己,我擁有了呵護著我的他,就算知道坎坷卻默默支持我的家人,還有些無限的經驗與體會,知識與智慧,我沒有負債沒有怨言沒有仇恨。我還可以,更貪心嗎?

過了我二十五歲,我沒有因此而更年輕,隨著時間滴答的過,我才明白什麼事情應該要趁年輕,什麼事情需要多一點耐心,順其自然的讓之後的日子再由它發生。

看著老媽臉上的年華,經歷不少還可以談笑風生。
在白髮皺紋之間,看到了寬恕,卻是很多人所糾結和掙扎的。
你可以很年輕,但心很小;或是可以很成熟,但心不寬。

有些人擔心自己長得不好看,自卑或是想盡辦法存錢整容;
而天生長得好看的,卻看不開無法把心打開而走上輕生之路。

有些人很努力的工作賺錢養家,沒有為了下跌的油價而狂歡,反而開始擔心去年買的公寓價值是不是再次貶低,埋頭找工開始為自己鋪後路,擔心三餐不溫飽家還有大小。
另一邊,有些人的銀行戶口,卻可以莫名其妙的多了好大一筆錢,沒有一絲理由。

從小長大的環境,不只是一致的膚色而已。習慣了口操多種語言,一起有說有笑,打打鬧鬧,然後畢業結婚生小孩。本來就可能的和藹,因為一時的貪心和權力的誘惑,把圓滿的心,像玻璃杯掉落而有了裂痕,彌補不了。尖銳的碎片,也突然狂笑,人們的愚痴

有些過去的記憶,每當回想起,心還是會絞痛。明明知道已經過去了,卻歷歷在目的重演。緊緊抓著,無法釋懷,無法原諒。最無奈的,放不開,卻也離不去。

有些事實,是我們來到世界之前的事,凡人的我們改變不了。
有些事實,知道它是黑的,卻希望可以在白天裡,把它當成透明,挑戰不可能的任務。
有些事實,特地的,用心的,放在心裡,提醒著自己,要記得當時的痛,卻不知為何。

如果無法原諒,是不是也是一種對自己的懲罰?
放不下,是不是另一種記載方式提醒著自己也曾經犯過錯?

心,到底可以多寬?有些名人證明了,所以才可以成為名人。
剩餘無法成為名人為多數,所以更證明寬恕有多難。

畢竟,這是長大後的代價。寬恕,原諒,釋懷,相信時間,還是能夠讓傷口痊癒。
但與其等待著有天奇蹟降臨,不如先學會懂得感恩,
數一數你擁有什麼,
想一想值得慶幸的事情,
看一看人間溫情,
聽一聽在世界某處發生值得歡慶的新聞,
聞一聞廚房飄來香噴噴的家鄉味,
抱一抱身邊你愛的人。 

今年我立志決心與,簡單化。

你呢?

手寫的,從前

最近的你,還有在閱報嗎?只是今天的,看得我,有點鼻酸,濕了眼眶。

時代的進步,或許真的必須加快腳步。 一份報紙,可以慢慢翻閱,茶飯後,與旁人討論。 如今,刷開平板手機,只看看頭條新聞就好。

在老家,喝著白咖啡,一頁一頁的,這樣的感覺,已經久違了。

以前,大都只是上班途中,在倫敦地鐵門站外,隨手拿了一份,好可以再到達目的地的之前,消遣等待的時間,了解當地的一些動態,看看世界發生了什麼事。

但沒有提到的,是我親愛的國內,又發生了什麼事?

 輪不到我說,也輪不到我評。

雙眼,看到了,卻不想看到。

加上世界另一段似恐怖片裡的片段,

以為,置身於電影裡,我是個路人甲,剛好路過而已。

真的再變,神速的,再變, 所以,哪來可以再等待晚報, 或是明天早上印度叔叔騎著摩多車,放慢速度,隨手一丟,如此準確, 還是慢了大半步,世界各角落,已經發生好多事。

好比如今,等待一封信的耐心,也沒有了。

 所以也隨之,沒有了寫信或期待郵差叔叔的那種喜悅。

或許有天,這份職業,會絕種,不再出現。

好好的,去懷念,或是到古董舊工藝品店內尋找它留下些許的影子。

我很喜歡寫信或是明信片,在國外的那些年,一有時間,還是會提筆。

雖然打字快很多,時間固然寶貴,但我更珍惜的,

是一子一筆的寫下我的思念,然後細獗慢嚥的回味一些值得分享的回憶。

然後又是一杯咖啡,旁邊一本書,或是眼前的美景還是耳邊的爵士。

十年前的收到的信,再次閱讀,百般滋味。

賀卡上,免不了的祝福我早日變白。

是種諷刺嗎?如今,白了一點點,黝黑竟然是種難得的魅力。

這些手寫的從前,最近成為人父的浪子也一樣的感慨著。

那些年曖昧的字眼,或是朋友傾訴的往事,還是一些朋友義氣的天真,
谁又暗戀谁,哪個他妒嫉他跟谁比較好,還是互相埋怨家裡的爸媽有多囉嗦。。。

曾經的那寫過去,很在乎很愛很討厭的事情,
謝謝時間,都沖淡了那濃郁的情緒,

換來淡淡的會心一笑,
謝謝這些曾經,謝謝那時候的祝福。

愛過的他,都非常幸福,而被祝福的我,也都很幸福。

那時候的朋友,可以有緣份的還在一起,非常難得的。

就因為事過境遷,那些美好的回味,從新翻閱,有著不一樣的感覺。

而如今一個鍵Delete,都沒有再留存檔,過了十年,好似把過去,都沒當成一回事。

我,事個往前瞻望的人,但偶爾,還是會停下腳步,細數過去。

因為就是這些過去,才會有如今的自己,

所以我謝勞,我感激,我重新,爬起來,

我不也曾經跌到,然後繼續往前?

一笑置之。。。勇敢的面對,曾經的自己,才可以,繼續走得更遠。

六千四百四十四英里外

倫敦,屬於我的。London, is the place for me.

因為看了帕丁頓熊,倫敦的一景一色,就連拐個彎,都是滿滿的,當初的生活回憶。
那時候,我和帕丁頓一樣,希望可以像別人一樣,可是兜兜轉轉,我只找回了自己。

也許就因為下雨的頻率高,有時候就會為自己準備下午茶,迷你三文治和小蛋糕,靠著窗,細數這雨滴之間的競爭,或是錯過。

一個人好好沉澱,和自己對話,用寫的,畫的,唱的,喊的,才知道原來要了解內心最深處的那一塊,還真的不容易,需要用力的,掏心掏肺。

離開,並不是結束,只是中途加入正在遷移的鳥群們,為自己,找到更適合的家。所以,聯絡方式,頓時間,也變成了空白。我在想,如果不是臉書,人間蒸發,還是有可能的。 但有人真的還是會在意,現在的地址是哪裡?流動電話的號碼是什麼嗎?

沒關係,我堅持手寫明信片,聽我愛聽的indie folk,再炎熱,還是準備下午茶。習慣,始終還是種習慣,生活方式的規律,或許會因為地理形勢和天氣而有所不同,但發自內心的習慣,已經不是模仿就可以。

2014年的第一站,距離五百英里外,謝謝他,我有了倫敦以外的第二個家,德國北部的漢諾威。前途茫茫,路也茫茫,可以遇到一個人,給你一個家,一個溫暖,是我前世修來的福。這幾年的經歷說多不太多,說少也並不少。

之後的第二站,兩千四百英里外,去到了土耳其西得安達爾亞,見識了不一樣的習俗風情,

這一次,終於有空檔,和好幾個老朋友相聚。時隔七八年的時間,大家似乎都長大了不少。一眼看去,變的不是很多,但還是很努力的,想要看出一些絲的改變。人的腦袋,還是很聰明的,千方百計的,要看出一些所謂的證明。

要包裝,可以很容易。要長大,不一定只能聊著一些大人們都在聊的時事話題。

做回自己吧!再成熟長大,再年老,我們每個人的心里,始終還是有個小孩。

有時候太介意別人的眼光,最辛苦的,是谁啊?
你真的愛谁,不管他或她是黃的黑的白的,男的女的,只要是可以給你幸福的,那就好好愛吧!反正完美的那個人不存在,尋找,不如好好珍惜。

你也在讀的,我衷心祝福你,幸福快樂。

2014年的結束,沒有太多的願望。起伏落差蠻大的這一年,我不需要太離奇的願望,相反的,最平淡無奇的生活,盡然會成為典型射手的最大願望。

倫敦之後,下一站,整裝出發!

 

 

 

別人忘了告訴我,那二十五歲後的事,二

什麼都不懂的秋天,靜悄悄的,剝奪了夏天的美艷。
紅色黃色橙色綠色金色,忘記了,身在何處?
知道的,畢竟都會有始有終,卻還是執著以為,
夏天,或是某些人,某些事,真的會因為你,而不變,不動,不離,不棄。

到了一個年齡,會發現可以想當年的事情越來越多。
可怕的事情是,手指算一算,可以隨隨便便的,就是個十年二十年。
所以說啊!秒針滴滴答答的瞬間而過,不在乎你到底擁有多少。
因為數字的或多或少,到最後,也不過是數字而已,
我在乎的,是我經歷過什麼,五官被刺激的那種感受。

電台播放的流行歌曲已經不再是我的那杯茶,
所以開始翻開牛皮紙箱,翻找著那些年愛聽的經典情歌。
好像是一種,重拾年輕的滋味,然後細數著,當時的嘻哈或是痛哭流涕。
然後開始想著,想著,
驚悟!曾經愛得許下什麼山盟海誓的男生已經終結單身。

然後,會心一笑,不過如此嘛!
如今的痛苦難過,再過個十年半載,也不都是芝麻小事。
那時候最不喜歡家人以為我還小不懂事,自以為自己長大成人思想成熟。
回想,確實還是年紀小,經歷始終也不多,長大成熟這回事,不應該再執著那麼多。
畢竟,那是很難自己確認或是衡量的事,只要處理事情妥當,把自己的情緒管理好,
成不成熟,長不長大,並不是關鍵,而是,懂得適而可止。

眺望遠處,拇指般大的車子裡邊,是個什麼樣的人,腦子裡頭,在想著什麼事?
在高空翱翔的鳥兒,一條小蟲般大的人們,很多很多,卻也很小很小,
忙於工作,盲目生存,做很多好事,做很多壞事。
猶豫不決,優柔寡斷,不清不楚,自我催眠。

什麼都好,十年前以為十年後會經歷會學習的事情,
其實不一定,與其等待,不如好好感受當下。

環顧四周,可以學習的事情,太多太多。

停止,似乎,比起等待滿足,更不可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