別人忘了告訴我,那二十五歲後的事,一

蝙蝠在月亮高掛以後,偷偷的,展翅高飛。
不是不想要被人發現,只是不想和別人在白天盲目地,忙碌的尋覓與競爭,之為了填飽肚子,給頭頂上蓋所房子。

都一樣的,只是不一樣的方式而已。
所以無須排擠,無須批評,無須爭議。

簡單的噓寒問暖,就好。

------

在劍橋小鎮,拿著一把吉他,讓音樂的旋律和文字拼合,寫下了自己的故事。

他,不只是讓你聽故事,不只是想要讓你看到他有的多才多藝,也不是渴望成名而已,
他想要的,純屬分享,希望因為他的故事,可以給你帶來了什麼。

鉖!一個銅板,一個硬幣,交換了眼神,點點頭,然後回頭,閉上眼,繼續他的故事。

------

那天在八號咖啡洞,喝著綠茶拉鐵,隨意的拿起蔡康永的書,就只有他,可以一針見血的,刺穿你內心最深處的掙扎。

亲爱的宝宝:

    诗。

    所有别的方法说不清楚的事。

    或者,所有不应该被说清楚的事。

畢竟有些事,不應該太清晰。朦
朧中的猜測,就讓著平庸的生活,增添一些樂趣吧!

不能再像小孩,直腸直肚,最後還是自己傷痕累累。
不是說我沒了坦白的膽量,而是因為經歷了坦白後也無法解決事情,而吞下肚子裡的氣,靜心觀察。因為,衝動,只能解決一時的怒氣和快感,卻解決不了難題。

------

我在清崎(Robert Kiyosaki )一书,讀過 Leap of Faith,一直,無法深一層的去了解當中的意義。好奇心,正是一個極為可怕的事情。不是它的驅使下,我不會那麼勇敢。

在朋友的臉書上,

他說,有時候,我們自己做了選擇,然而有時候,選擇,造就了自己。

這句話,讓我深思熟慮了好一陣子,今天的我自己,是過去很多的抉擇而讓我如今擁有自己所擁有的人,事,與物。當初,我可以不做出那些決定,但此時此刻我不去質問或懷疑,畢竟每一個選著的交叉點,都是關鍵的,卻如同賭博一般的冒險。

我不需要解釋,不需要對任何人交代我的決定。

如果我只為了可以很順暢的給別人滿意的答案,而違背了自己。

開心,不會屬於我的。

是我的做的選擇也好,是選擇造就了如今的自己也罷。
我,還是我。 現實,還是擁有你所不能選擇的事,包括我的性別,我的家庭背景,我的出生地,我的樣子,我的膚色,我的髮質。。。。。。

竟然沒的選擇,或許才更難得,更值得珍惜,更應該,感恩。

所以,我不需要美白了,我不需要再解釋了,因為,我都接受了。

別人怎麼想怎麼看,都不再關我的事了。

------

 

 

天净沙, 物誤人

《天净沙。秋思》- 马致远

枯藤老树昏鸦
小桥流水人家
古道西风瘦马
夕阳西下
断肠人在天涯

 

身在她鄉,身不由己,正好說明了,當下的心情.

第四個秋天,難得的陽光,至少讓我在這缺乏溫暖及酷冷的國度,感受一丁點的,人情味.

然而,眼前還是看不膩的風景,明顯可見幾百年前的痕跡,斑駁磚牆,藤樹蔓延,正是最值得留戀且逝不去的歲月.

有人曾說,如果你可以冷靜的應付倫敦的天氣,那你就可以柔韌且輕而易舉的面對任何變化.可以一天的經歷四季,就也可以一天內克服情緒的起起落落酸甜苦辣.仰或是,就因為太習慣,而忘記了強化,總是認為雨過必定的天晴,認為暴風雪後總會來臨的平靜.

往下墜的葉子,正等待著一陣狂風,好讓它們可以更瀟灑的飄落,見證著生命的短暫,就算是到了盡頭,還是要隆重的宣誓曾經的精采片段.我很努力的,回想這些年的精采片段,我不需要證明我的經歷總是比別人的好,或是比別人的差,我沒有貪婪的渴望別人的羨慕或是同情,因為那沒意思.我想要的,是當我述說故事的時候,聆聽的,也可以聽取一些什麼.那正是,純粹的,分享,共享.

被狂風吹起的落葉行成的漩渦,把剛好路過的靈魂,不小心的被捲入,而逆時的盤旋著.隨著突然的雨灑,頓時的清醒,然後慶幸,有些事情,還是不要那麼清晰較好.朦朧之中,體會著烏雲的難得美麗.

夢裡,我比上雙眼,看見自己在辦公室內努力的專注,而窗外正是烏雲密佈狂風大雨.很想要離開,卻發現門把上了鎖.然後自然而然地,我跨過窗口,突然的,一片藍天白雲,臉頰感受著涼風習習.

與其兜兜轉轉的在室內尋找著鑰匙,倒不如離開,開闊一片,屬於自己的天地?

選擇的出現,正是因為,對於現狀並沒有百分百的滿意,有人,曾經那麼說過.

 

 

~ 靜態。動態 – Static. Dynamic ~

每一個動作的衍生,是思維情緒構造的成品。

閉上了雙眼,耳朵仔細的聆聽,旋律當中正飄來的小小信息;
然而因為閉上眼,更能看見每一齣心戲,
每一個動作,表演得,精緻迷離。

我不再只是個觀眾而已,
表演者輕而易舉的,也把我的靈魂,扶著我的腰,隨著他們的舞步,專注在他們的每一個神情,然後發現自己,已經離開了觀眾席,
正在陶醉地,與他們,一起共舞。

每一個靜態,或是一公分的轉頭,八個拍子的一步伐,二十秒的不眨眼,
就是如此的細微,如此的詳細說明,一個故事。

深切注意當下的每一個時刻,在最短的時間內,激醒了五官六覺,讓軀殼和靈魂,形為了一體。

資深的編舞老師說,把一連串的動作連接锝好,然後適當的加上逗號和句號,附加音樂的旋律和歌曲的意譯,舞蹈的誕生,已經不再是雙眼的視覺感官而已。

我點點頭,沒有任何意見。腦子裡,充滿著驚嘆,心裡面,佩服不已。

 

我佩服的事情,不僅僅是舞蹈的整體而已,而是編舞老師的細心周到,更是舞蹈者的多方面能力:顧及每一個動作,每一個站立彎腰的體態,每一個神情表情,每一個情緒,還有腦子裡邊還要充滿著憑空想像的畫面。

讓人不可思議,或許,正是他們努力的成果。應用著,藝術的美麗和魅力,持續著好幾個世紀。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因為這一次的有幸參與今年在倫敦盛舉的<跨藝:離鄉,在別處>的籌備過程,對於舞蹈,我又有了新的詮釋。

她,不只是一味的被觀賞而已,其實也是,一種更深一層的體會,和經歷。

這一次,英國,與台灣和中國的合作,成全了東方和西方舞蹈的完美融合。

過程中,有意無意的,拉近了彼此間的距離,互相交流著東西文化的差異,傳遞華人傳統文化的美德和歷史的繼承,灌輸西方的開放和現代感,互相尋找個幾乎接近完美的平衡點,猶如陰陽擁有的概念與精神,是對立,也是襯托地,形為,一體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<跨藝>的持續,會是舞者們的夢想成真和擴展學習的機會,同時,也是編舞者的挑戰卻也增加了靈感的來源。

對於離鄉背井的我而言,我確實從中,找到了一個情緒釋放的出口,五官六覺的滿足感,更是靈魂的生命糧食。深刻明顯地,附和了這一次的<離鄉:在別處>的主題。

如今在這現實的社會,我們都面對著人類的兩面和經歷複雜的情感,而這一次的舞蹈,正把現實中無法表達的情緒和意境,搬上了舞台。述說了人類的進化論,以原始的肢體動作,無加修飾的把複雜簡單化。同時也強調了,人與人之間的互相信任,確實,是值得被關注,被崇拜,被歌頌的。

所以前人說:
懂得欣賞藝術,正是懂得豐富自己的人生.
An appreciation of art will enrich your life. 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 

 

 

 

 

稀.望

另一個夏天,二零一三,下半年.

驚嘆著剩下的時間,過去的時間,如此迅速.
小時後聽過的謠言,原來是真的.

隔壁的老嬸總愛掛著嘴邊,’看你現在年輕的,一下子你就老了.’

以為,她只是故事里邊的虎姑婆,說會咬我耳朵,只是嚇唬我.

距離十八歲,已經那麼的遙遠.
距離明確一點的未來,還要多少年?
距離多少年,我不再想念那張老去的臉?

希望固然是正面的,或許稀少一點,會比較樂觀實在一點吧!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是沒有了勇氣,還是賭一場的冒險,代價太大,而不再冒險.

年輕的魄力,該浪費的已經浪費,改用盡的,已所剩無幾.

曾經友情的高價,已經典當,或是人間蒸發.
自然投緣的,更惺惺相惜.

過於做作的挽回,只把勉強剩餘的回憶,也一次過刪除.

 

時間,可以沖淡悲傷,也可以消滅熱情.

持之以恆,逐漸變成了每個人該學習的課題.

 

走慢一點點,把濃郁的希望,加點溫水沖淡.

不想要見識,摩天大樓有多高,一失足,失望落空,

 

 

 

 

 

他們,教你的

從面子書上,知道在馬來西亞的朋友,都陷入了五月天的狂潮.

他們的演唱會,在我認識的朋友群里,有好幾個,既然連去了兩場.

不足以為奇,他們給予的感動,我也經歷過,就是那麼的刻骨銘心,那麼的,澎湃,激烈,熱情,真誠.

去年的四月,我經歷了一場五月天,和一群朋友,一群,就算剛認識,卻一起都了解的那一種熱血.
全場,一起嘶吼,一起感動,一起落淚.

去年在我身旁的兄弟,已經去了美國,繼續他的另一個夢.
我依然原地踏步,在人潮洶湧的倫敦,繼續和大夥們,一起迷盲.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春天,隨著花開,也跟著太陽,覆蓋了陰霾.
要不是因為這裡陰晴不定,我想我這來自熱帶國家的小孩,
是不會那麼珍惜陽光的曝曬.

就因為難得,所以才知道珍貴.
就這樣,最熱鬧卻也是最寂寞的城市,
頓時間,變得生氣勃勃了.

我離開了辦公室,到附近的公園走走.
這城市的綠色,是我最喜歡的.
就那麼五分鐘,就可以逃離繁雜的鬧市,回到平靜,美麗的綠色公園,

松鼠,鴨子,燕鳥,蝴蝶,麻雀,老人,小孩,上班族...

有時候不是說不要,只是還沒有準備好.
有時候不是說不想,只是還以為還來得及.
有時候不是不知足,只是還認為可以更好,或是更多.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把耳機帶上的原因,除了想要更陷入音樂的情緒里,還可以在音樂停止之後,好好聽聽自己的呼吸聲.

從來沒有停止呼吸過,卻還是覺得那麼的陌生.
之後,告訴自己沒關係,

不可能一夜之內知道前途是什麼,
未來另一半會是她還是他.

那又何必煩惱太多,一味的執著.

本來放不開的事情,就有很多,在生活瑣事里,還是可以找到讓你會心一笑的小事.
朋友小洛曾經說,找不到的答案,是需要一點時間,讓那答案,可以很創意的,以不同的形式,讓你慢慢去捉摸,去發現.
好比那一天,要不因為火車故障,就不會遇上的路人,
興致勃勃的說著旅行,去過的國家,最喜歡的地方,
然後他的一語,驚醒了我這個夢中人.
只要了解你自己,再怎麼迷盲,還是可以找到你自己的,
除非,你想視而不見.
除非,你過於謙虛寧願否認.
一個點點頭,一聲謝謝.
就,這樣吧!